清悠yue

各种同人开坑。
预计下个开的是阴阳师。
——妖尾连载中——

太宰生日贺。

人物OOC有。

太中CP向有。

太中无正式交往。

自创角有。

—正文—

今天,六月十九日。

对於某个人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但他本人似乎不怎麽在乎,甚至还到忘记的状态。

「太宰先生,您有没有什麽喜欢的东西呢?」武装侦探社的中岛敦在某一天突然跑来问太宰治。太宰治顿时愣了一下,不解这个问题的意义何在,但是当他在眼角馀光瞄到日历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了。

今天是六月十七日。

距离六月十九日,他的生日,还有两天。

「生日那种东西,小时候早就过过了啊。不用礼物了。」太宰治轻描淡写地说道,这就是中岛敦问到的答案。

「咦,呃,好……」被当面揭穿自己目的的中岛敦尴尬了一下,随後便立即告辞离开。

对太宰治来说,他最想要的送礼人,是不会送他礼物的。

「哈啾!」正在港口黑手党总部首领办公室里与首领森鸥外谈话的中原中也打了个喷嚏,让森鸥外轻笑着看向他道。

「啊啦,中也君这是感冒了吗?要多休息啊。」

「谢谢首领的关心……不知道是不是感冒呢……我会注意的。」中原中也无奈地回应首领的关心之後喃喃自语了一句。自己也纳闷自己为什麽会打喷嚏,他应该没有睡觉踢被子的坏习惯啊……。

向森鸥外告辞离开首领办公室的中原中也回到房间看到了桌上的桌历才想起过几天的日子。

六月十九日,是『他』的生日。

「生日礼物……吗。」中原中也因为没工作而在外头閒晃的他抬头看了看蓝天喃喃自语道。

「好不想送他啊啊啊——该死的青花鱼!还要花时间想礼物,好麻烦!」中原中也想到一半便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呈现崩溃状态。

——六月十八日。

距离自己生日只剩下不到一天了,太宰治依然没什麽感觉,既没兴奋也没有期待。

更别提有什麽特别的心情。

若要说期待,大概就是『他』吧。

虽然早知道他不会送自己任何的礼物,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地期待。

太宰治走在路上,今天的自己依旧跑去搭讪女孩子,或许是为了不再想起他。反正,到了明天就算不想还是会想到的。

此刻的中原中也正在烦恼着要送他什麽礼物才好,看了看橱窗里的展示品,发现根本没什麽是看起来适合他的。若是自己跑去问的话绝对又会被那浑帐揶揄的,正当他在烦恼的时候——

他看到了坐在对街咖啡厅里的两个女孩子。

那两个女孩子名为悠与月,隶属於中原中也直属的部队里的成员,正确来说月算是负责情报蒐集,而悠跟随攻击部队一起行动,两人皆是深受中原中也信赖的部下。

而她们也是在太宰治还在黑手党时除了自己以外与太宰治经常互动的人。

所以他决定走进咖啡厅去问两人。

但是,他似乎错了,他不该问两人的。

「你就把自己当成礼物就好啦★」月提出了这个提议。

他似乎看到她的嘴角勾起了坏笑?

「啊啊不错啊,这个办法不错呢,中也先生。你就这麽做吧!」

一旁的悠也跟着坏心眼地附和,让他很想立刻动手掐死她们……。虽说他是她们的直属上司,而她们的确也称呼自己时的确也有加上敬语。但她们给自己的态度完全没有下属应有的态度,虽然自己不介意就是了……。

但还是很想掐死她们啊!

中原中也在内心的崩溃呐喊其实她们也看得出来,但……

看戏什麽的才是重点啊!

他们才不会体谅中也先生呢,看他跟太宰先生的戏是最有趣的!

「嘛啊……不用担心啦,中也先生,你就这麽做那麽做……太宰先生肯定会很高兴的唷!」悠凑近中原中也的耳边悄声说道,一旁的月虽然不知道悠出了什麽主意,但看中原中也那突然脸红的表情大概也猜得出来了。

「加油噢中也先生!」

於是中原中也就带着满满的犹豫与纠结离开了刚刚的咖啡厅。

身後看着他离开的两人窃笑着,道,「啊哈哈——有好戏看了。」

——六月十九日。

晚上,太宰治悠閒地走在路上,他在刚才翻开手机再阅读了一遍同事们传来的不少条的短信。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祝您今天愉快!』——中岛敦。

『太宰,生日快乐。』——国木田独步。

『生日快乐。』——与谢野晶子。

『呦,生日快乐!( . ̀ω.́ )( . ̀ω.́ )』——江户川乱步。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喔!』——谷崎兄妹。

『今天你就放假一天吧,生日快乐。』社长。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芥川龙之介。

『呦,生日快乐!今天中午出来吃个饭吧!』——悠与月。

「就是没有他啊……」太宰看了所有的短信,叹了口气。

每年的生日认识太宰治的除了中原中也以外的人都至少会传封短信祝贺,跟他较深入的会送礼物,像是他在黑手党时期认识的悠跟月就会请他吃饭祝贺。

「想要得到他送的礼物怎麽这麽难呢——我看我还是自己去找他好了?」太宰治烦恼的搔了搔脸颊,决定动身去寻找他。

就在太宰治准备起身走向目标住处时,他看到了他一直在想念的身影——橘红色的头发,一身黑的帽子与大衣。

是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似乎也注意到他的视线了,只见抬起头来看向他的中原中也愣了一下,随即往後退准备远离他。
但是发现自己要找的目标的太宰治怎麽可能会放过对方呢?太宰治立刻追了上去,在弯过几个小巷後,他逮到了中原中也。比去中原中也家堵人还轻松,而且目标就这麽出现在他面前他还挺高兴的呢。

「放开我!」但是中原中也似乎不这麽想,他在太宰治紧握的手中挣扎,想离开太宰治。

「小矮人,我的生日都要到了,你没有打算送我什麽吗?」太宰治病没有应中原中也的要求放开他,反而加重了手中的力道,让异能在太宰治手中会无效的中原中也皱了一下的眉头,但也很快恢复了原状。

「谁要送你东西!?跟你说生日快乐就够了吧!还有别叫我小矮人!」

「咦——但是小矮人你并没有跟我说生日快乐啊——」太宰治自动忽略了中原中也最後面的那句话接着说道,还露出了一脸委屈的表情。顿时让中原中也的脸抽了一下。接着中原中也像是要尽快摆脱对方似地吼道,「好啦好啦生日快乐啦!这样行了吗?能不能放开我了?」

「咦——好啦我就当你说了吧,但是我不想放开你的说——」

「……」

太宰治欠揍的话语配上那张欠揍的嘴脸再度让中原中也脸上一抽,一脚踢向太宰治,就在这踢过去的一脚太宰治顺势放开手了,中原中也趁着这机会迅速远离对方。

「啊啊……所以『中也』不打算送我礼物吗?」太宰治看着被挣脱的那只手愣了几秒後回过神来对着中原中也说道,这次他并没有用各种戏称,而是直接呼喊中原中也的名字,还加了重音,让没料想过会这时候这样叫自己名字的中原中也愣住了。

「……我为什麽非得送你生日礼物不可?」中原中也回过神来的第一句话是这句,似乎是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一般,太宰治露出了足以秒杀少女少妇的笑容道,「因为中也的礼物对我来说是最特别的。」

「……」这句话一说完,中原中也又再一次华华丽丽地愣住了。

「我才不要!」回过神来的中原中也这次的脸霎时红地像苹果似的,然而中原中也闹彆扭似的动作全被太宰治收入眼中了。

「诶——不会吧,我好伤心——」太宰治在对方的视线死角轻轻地笑了一下,随即装出了委屈的样子看向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这次并没有愣住了,而是一拳揍向太宰治那欠揍的脸,然而毫不意外地,被太宰治接住了。

「去死!」大吼完,不给对方有任何说话动作的机会,中原中也立刻掉头就跑。刚刚反应过来的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远去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道,「啊啦,所以今晚还是得去中也家啊……嘛,我本来就不认为能这麽快讨到礼物的,如果这麽快就能讨到的话他就不是中也了。」

「啊啊啊啊啊烦死了——!」一回到家,中原中也立刻扑上那昂贵柔软的床,将头埋在同样柔软的枕头中呐喊。

每次只要见到那该死的混帐就会被他捉弄,想揍他又没办法,烦死了——!

『嘎——』

倏地,中原中也那豪华大宅的窗户发出了一点小声响,让中原中也警觉地立刻从床上跳起,看向窗户那儿。结果跳进来的是一个令他意外的人,一个他现在不想看见的人。

太宰治。

「呦。」

「混蛋你来干嘛!」

中原中也先暂时忽略了他从窗户爬进来的问题,因为以前太宰治也都这样爬进来找他『叙旧』。
他先问了另一个问题,他不懂,太宰治这时间跑来这干嘛?

「当然是来找中也讨礼物的啊。」太宰治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道,彷佛这件事是理所当然一般,但身为这个家的主人,中原中也可不这麽认为。

「就为了这他妈的理由跑来?还不从正门!?」

「中也啊,你爆粗口了喔。」

「关你屁事!」

「你……唉,算了。讨个礼物而已嘛——没关系吧?」太宰治放弃了第二次的纠正,转而笑咪咪地开口道。

毕竟就是这种个性的中也,他才会喜欢上他。

「噗——咳咳咳!我说过了我不想给你!」看到太宰治那笑脸,正在喝水的中原中也顿时喷了出来,咳了几下缓过来之後才开口反驳道。太宰治则是继续他的说服行动,「好嘛好嘛就这次嘛——」

中原中也看着眼前赖在他家又赶不走的人顿时有点恼怒,可是又不太想让他真的就这麽离开,毕竟早上已经跑走一次了。

毕竟自己喜欢他嘛。

「你真的想要?」中原中也表面上没表现出他的内心想法,而是带着疑惑的表情问了这麽一句。他真的不相信太宰治是真的想要的,他认为太宰治只是在让自己觉得麻烦、烦躁罢了。

「那当然。」太宰治点了点头,肯定这句话。而听到这句话的中原中也则是皱着眉头深思,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相信他。太宰治见中原中也可能不会相信他而再度开口说服他。「就这次嘛——好吗?」

或许是他的诚恳打动了中原中也,又或者是他太烦了中原中也想快点打发他。他抬头看着太宰治,在对方反应不及的状况下迅速上前,吻了太宰治一下。

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这次换太宰治华丽丽地愣住了,不等太宰治反应过来,中原中也迅速後退,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绯红开口道,「好了!你可以滚了吧!」

「中也你……」太宰治似乎还在刚刚的时间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让中原中也烦躁地开始赶人,「快滚!」

「不啊中也……这没有回报怎麽可以呢,你牺牲太大了啊。」弯起嘴角,太宰治轻笑道,随後他不等中原中也说话,压上了中原中也。

由於刚才中原中也就是在房间的床上,所以太宰治就顺理成章将对方压在床上了。
被这麽压住的中原中也挣扎,但没有异能加上他躺在柔软的床上,根本没有施力点,导致他只能愤恨地看着太宰治。

被瞪的太宰治靠近中原中也的耳旁,轻声道。

「呐……今天,陪我一晚吧。」

END.

——作者後记——

啊啊啊後面因为写结尾的时候心情刚好很差所以就很潦草的结尾了……(默)
不过跟我理想中的结局差不多啦(#)

都是太宰扑倒中也♥

喜欢请按个喜欢唷,留言是我写作的动力!

太宰生日快乐!(撒花)

【奧尤小段子】

尤「不会吧表演赛victor居然跟猪排饭跳双人!?」

奥「我们也可以来跳。」

尤「咳噗——蛤?」

奥「我说,我们也可以来跳。」

尤「我我我才不要!」///

重温了一遍Yuri!!! on ice奥尤真有爱♥

【妖尾同人】格雷BG【第四章】

「啊啦,是在为我而争吵吗?我真是感到万分荣幸啊,呵呵。」

——第四章——

「啊啦,是在为我而争吵吗?我真是感到万分荣幸啊,呵呵。」少女開了口说道,淡淡的语气里夹杂着几分笑意,是以前众人熟悉的语气。鼻子灵敏的纳兹闻到了少女身上传来的熟悉的香气,立刻挣开了艾尔莎冲向少女。

「姐姐!」纳兹扑向了少女,而似乎是做好准备般,少女接住纳兹的时候脚步并没有不稳,她摸着纳兹的头,用着那夹杂笑意的语气说道,「是纳兹啊,你长大了呢。」语毕,她抬起头看向众人,缓缓说着,「各位,好久不见。」

众人愣了将近一分钟,而少女也颇有耐心地继续等着,直到众人回过神来,他们像是看到宝物一样扑向了少女,每个人都开心地大喊着,「夜利亚——欢迎回来——」「呜呜——夜利亚我好想你——」

於是乎,为了庆祝夜利亚的回归,马卡罗夫会长这麽一句话,「开派对了!」派对就这麽展开。

「呐呐米拉小姐,她是谁?」露西跟温蒂基於好奇心所以跑去问了在酒吧里的米拉珍。而会来问米拉而不是直接问纳兹他们是因为米拉三年前也在公会,而且他们现在正在疯狂的开排队,恐怕没那閒情逸致来回答她们的问题。

「她叫夜利亚.多拉格尼尔,纳兹的姐姐。是菲欧烈传说中的魔导士,同时也是妖精尾巴的S级魔导士喔。而且,还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曾经集齐黄道十二门的钥匙的人喔。」米拉一如往常地笑着,一直看着夜利亚,似乎颇为怀念地说着,「一直都没变呢,夜利亚。」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但是听完淡定微笑米拉的话後,这两个人瞬间不淡定了,她们惊讶的只能发出单音。

「集齐过黄道十二门全钥匙!?」

「S级魔导士!?」

「传说中的魔导士!?」

两人惊讶的说着刚刚米拉介绍的三点,其馀以前还没加入妖精尾巴的人也同样用着惊讶的眼光打量着夜利亚。夜利亚则忽略了众人的眼光,脱离正在玩乐的众人,径直朝向正坐在吧台上喝酒的马卡罗夫走来。而她的身上还挂着感动到痛哭流涕的米亚。

「好久不见,爷爷。」不同於其他女孩子,她并没有使用敬称的习惯,而是跟男孩子一样直接叫称呼。她坐到马卡罗夫旁边的椅子上,不等马卡罗夫开口便继续开口说道,「我当初的确要死了,但是有人救了我,至於是谁,他不希望我透漏他的身份,我就不说了。当时我是重伤,所以休养了三年,而那人也不愿意帮我传递讯息,所以一直没通知。」几句话简单描述完三年的过程,马卡罗夫听完则是点点头,然後抬起头来看向夜利亚,说道——

「欢迎回家,夜利亚。」

——作者後记——

到目前为止可以统整成一章噢,大概五千字。
只是为了方便观看怕太长有人不想看所以把他切成一段一段的,应该还可以吧……?

这几章的名称是“回家。”噢!

是说太宰的生日要到了呢……努力码文去!

喜欢请动动小手手按个爱心呦_(:з」∠)_

【妖尾同人】格雷BG【第三章】

「妳真的是……夜利亚吗?」

——第三章——

「妳真的是……夜利亚吗?」他深怕这只是一场梦,尽管可能得到否定,他还是得问,必须要问。

「是啊,难不成刚刚的你还不相信?我需要杀了她吗?」夜利亚微微歪了歪头不解的说道,然後像是恍然大悟一般的勾着淡笑指向身旁晕倒的安妮。「夜利亚,妳不是死了吗?」斯科皮恩忽略了夜利亚打算杀了安妮藉以证明她是本人的提议,他问了另一个问题,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当时的确是快死了个透心凉了,但是因为某人救了我我又活过来了。」夜利亚耸了耸肩说道,随後转移了话题,「你要再与我一起冒险吗?斯科皮恩。」夜利亚问道,然而斯科皮恩的表情像是“怎麽会问这种问题”一样的回道,「We are——那是当然的,我的主人,夜利亚.多拉格尼尔,我,斯科皮恩,将为妳奉献我的一切,包含生命。」斯科皮恩与夜利亚立下了契约。

从此,天蝎座斯科皮恩将是夜利亚的星灵,直至契约解除为止。

——隔日。

「大消息!大消息!」公会的门忽然被用力的打开,一个壮硕的少年冲了进来,他是——艾尔夫曼。

「怎麽了艾尔夫曼?」一头樱发的少年从他的大餐抬起头说道,公会的众人也纷纷看向艾尔夫曼,後者则是兴奋地说道,「夜利亚……夜利亚回来了!」一个名字让三年前就在公会的人纷纷瞪大了眼。纳兹则是站了起来,冲向艾尔夫曼,紧抓着他的领子大吼。「别开玩笑了!姐姐她……她三年前就死了!」

当属於夜利亚的星灵用着仅存魔力前来告知公会众人噩耗的时候,没有人相信,所有人都只是默默地站在原地。身为传说中的魔导士,夜利亚,死於她完成一件任务之後。最不能相信的莫过於是纳兹,那是他的姐姐,最厉害的结界,居然就这麽不告而别,他死也不会相信。

就在他已经接受事实的三年後,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又出现了。

他的姐姐回来了。

怎麽可能……当初她的星灵都说她已经死掉了……怎麽可能还会……

「你说的是真的吗!?利亚回来了!?」忽然有一只猫冲了出来看向艾尔夫曼有些激动的询问,那只猫是一只介於灰色与白色的母猫,她给人的感觉与夏璐璐很像,但此刻她却很激动。而她的名字唤为,米亚。

「是真的!你们看!」艾尔夫曼将手中的纸张拿了出来,「这是我在工作时听到别人在说的,我就问来这些了。」其他人也纷纷聚集了过来,就连三年前不在公会的温蒂与露西也过来凑热闹。

纸张上写着关於昨天在某个地区附近的森林里发生了打架事件,就当时躲起来的两位目击者说,打架的似乎是两名少女,其中一位少女身着斗篷,另一名少女手上拿着一把金色的钥匙。而那个拿着钥匙的少女自称是安妮。

後来那位安妮召唤出了星灵,但那名星灵不晓得为什麽没有攻击穿斗篷的少女,那个穿斗篷的少女露出来的发尾是樱花色的。接下来那个樱花色头发的少女似乎释放了某种黑色的魔力,接着安妮就倒地了,星灵也消失了。

後来发生了什麽事他们就不知道了,因为他们很害怕,所以就立刻离开现场了。不过在离开的时候他们感觉到了那个少女似乎朝他们这个方向瞥了一眼。

「这的确很像夜利亚……」格雷看完纸张後喃喃自语,他由於跟夜利亚的魔法搭配起来成效很高所以他们以前经常组队出去做任务,两人的默契因此非常的好。虽然两人年纪还小,不过当时夜利亚已经是S级魔导士了所以没有问题。

而她同时也是当时情窦初开的他的初恋。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要去找姐姐!」得到与夜利亚搭档多年的格雷的肯定,纳兹立刻准备冲出去找人。然而却被艾尔莎抓住了领子,脚瞬间腾空的纳兹转头就想骂人,「你干什麽艾尔莎!放开我!」

「你等……」不料,艾尔莎想阻止的话尚未说完,公会的门再度被打开了。众人纷纷看向门口,那里站着一个人,但由於背光所以看不清楚样貌,但可以知道那是个女孩子。

「啊啦,是在为我而争吵吗?我真是感到万分荣幸啊,呵呵。」

——作者後记——

噢噢噢这章爆字数了(抹脸)
本来预定一章一千左右的,这章爆到一千五啊啊……
其实正确来说我本来一章会写五千字的,但一次放太多就没存档了orz……

喜欢请按个爱心!

【妖尾同人】格雷BG【第二章】

「——好久不见了,斯科皮恩。」

——第二章——

「——好久不见了,斯科皮恩。」少女充满温度的声音响起,将他拉回了现实。他眼中充满了疑惑,敛起一如往常张狂的笑容,看向少女,少女带着淡笑看向他,说道,「你过得还好吗?」「……」正准备要张口的瞬间,现在的主人——安妮开了口命令,她的语气充满了急躁。「斯科皮恩!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呢?给我杀了她!」他看向了安妮,皱了皱眉,从以前到现在,没有任何人,比得上我曾经的主人。

正想开口说些什麽的他,却又想起了星灵界的规矩『没有任何正当理由,不得不遵从主人的命令。』所以将本想拒绝命令的话语吞了回去,转回去看向少女,内心正在纠结到底该怎麽办的他,对面的少女似乎是察觉他的想法似的,淡淡地开了口,「既然斯科皮恩不打算动手的话,又为何要逼他呢?」她总是那麽的体谅星灵,把星灵当成夥伴来看待,不像其他的主人,总是将星灵当成物品看待。这麽说起来……那个『妖精尾巴』似乎也有这麽一位好主人?

「少罗唆!他是我的星灵,我的东西,用不着妳来管!」安妮对着少女大骂,随即又再度命令斯科皮恩杀掉少女。「唉,反正——只要我杀了妳或者让妳濒临死亡边缘,斯科皮恩就再也不是你的星灵了吧。」说着,少女缓缓举起了右手,在斯科皮恩尚未反应过来的瞬间,一股黑色的魔力瞬间从少女身上散发出来且袭向身後的安妮,安妮顿时惊恐地尖叫,同时命令着斯科皮恩保护她。

「别动,斯科皮恩。」少女略带威胁的语气说着,但只要是熟人都听得出来,她并没有真的打算要对自己动手的意思。几秒之内,黑色的魔力就充满了安妮的周遭,少女也缓缓说道,「不过……就算斯科皮恩真的要保护你也来不及了。」这股黑色的魔力围绕在敌人的身边代表着什麽,他们这些曾经是他的星灵的都很清楚。其一是——杀掉对方,其二是——抽空对方的魔力。然而很显然是後者,少女并不想惹事。当安妮的魔力被抽空之後,斯科皮恩也理所当然的会回到星灵界,在他身上的光点即将让他回到星灵界的前一刻,少女说了一段话,「等等见罗,斯科皮恩。」语毕,斯科皮恩化成点点光芒消失。随後旁边的树丛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让少女瞥了一眼那两个逃走的人淡淡地说着,「啊啦……逃走了?」

「妳到底……是什麽人?」安妮因为失去魔力而倒在地上,她艰难地抬起头看向少女。少女由高处俯视着她,宛如君临世界的王一般充满了傲慢高贵的姿态。

「我?我是妖精尾巴的魔导士,夜利亚.多拉格尼尔。」夜利亚看着安妮,心里似乎认定对方的年纪一定很轻。在几年前,她的名声可是传遍整个菲欧烈大陆,不管男女老少基本上都是知道她的。既然她看到了自己还不知道,那年纪一定很轻,在几年前才会没听过。

「夜利亚.多拉格尼尔?那个传说中的魔导士?怎麽可能……她不是……死了吗?」安妮似乎是想起关於众人诉说的夜利亚的相关资讯,因而愣愣地张大眼,喃喃自语地说着。

「嘛……我的确是本人,至於原因我应该没有告知的必要吧?」夜利亚淡漠的开口,随後一记手刀便让对方晕了过去,钥匙也一同掉落在旁,随後她拿起了掉落的那把钥匙——天蝎座。

「打开吧,天蝎座之门——斯科皮恩!」夜利亚将钥匙一划,金色光芒乍现,从光芒中出来的是刚刚的星灵。他似乎是知道召唤他出来的人是谁,而且等一下要干嘛之後,他便没说口头禅。

「好久不见。」夜利亚轻轻地开口,斯科皮恩看向她,尽管刚才已经见过面了,他还是想在确认这不是梦一样的开口。

「妳真的是……夜利亚吗?」

——作者後记——

这是第二章!
是说有没有人看沉月之钥?
台湾那边的小说,水泉写的。

【妖尾同人】格雷BG【第一章】

——X784年。

一片蔚蓝的蓝空,放眼望去,还可以看见几只鸟儿飞过以及几朵云飘过,很是悠閒。对於所有在这美好早晨的人来说都是,对正站在一片树木高耸的森林里抬头仰望天空的少女亦是如此。

少女的身後站着一名黑发黑眼,身着黑色长衣且绑着白色长布的少年。少年脸上挂着温柔且宠溺的笑容,看着眼前的少女。

少女有着一头美丽柔顺的樱色过胸长发,一双与身後少年相同的美丽黑眸与一张绝世的面容。身着一身黑色的膝上连身裙,头发与裙子随着吹进森林里的风飘逸着。

「……终於……我等好久了……终於……」少女看着天空,将因风而飘起的头发塞至耳後。她的嘴角缓缓勾起,喃喃自语说着。

「下次要小心点呢。」少年走到少女的身边与她一起看着天空并且缓缓开口说道,後者则是将嘴角的弧度拉大且说道,「嗯,我会小心的。然後关於杀你这件事还是顺其自然吧,我们就各自用各自的做法继续生活,直到未来自然的来临吧,瑟雷夫哥哥。」少女将身旁的少年唤为『瑟雷夫』,说到名字与称谓的同时,瑟雷夫转头过来看着少女,眼里是满满的温柔。

瑟雷夫,魔法界史上最残暴、最邪恶、最强的传说中的黑魔导士,他的名字在魔法界几乎是禁语般的存在。他是黑魔导士的始祖,降临在这古老大陆之上,将黑魔法提升至极致,且创造出了无数的黑魔法与恶魔让世界陷入一片混沌之中,有着能毁灭世界,几乎无敌的力量。

眼前的少女,是唯一一个能不受他的诅咒的影响,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人,也是除了纳兹以外,唯一一个,他最亲最亲的亲人。他的妹妹——夜利亚(ya li ya)。

「嗯,小心就好。也差不多要说再见了,  夜利亚。」瑟雷夫点了点头,接着说起夜利亚本来的目的。

「噢对,我该走了,後会有期了,瑟雷夫哥哥。」夜利亚想起了她目前要做的事——回家,回到妖精尾巴。她等了三年,就是为了这一天。夜利亚转身朝瑟雷夫淡淡一笑,转身挥手离开。

瑟雷夫看着夜利亚离去的身影,直到少女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之後,他才又不受控制地放出的诅咒让周遭森林以及动物瞬间死亡,周遭的一切纷纷在一瞬间里失去了色彩。他看着自己越是不希望却又越是会发生的这个『矛盾』的诅咒,缓缓向死去的森林与动物道歉,便也转身离开这个地方。

「……後会有期,夜利亚,我的妹妹。还有纳兹,我的弟弟。」

——某地区的森林里的溪水旁。

「呼哈!喝了水真是舒服啊!」夜利亚用顺手捧起水来喝了一口,而後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水滴後便坐在溪水旁的大岩石上。

夜利亚抬头看了看天空,再估计了一下距离之後,发现应该再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到她的目的地了,她便站起身来准备继续朝向目的地前进。准备迈步的瞬间,一阵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杀气袭来,让夜利亚瞬间警觉性大增,立刻往右边横跨一步。下一秒,她原本所站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惊人的大坑洞。

「什麽人。」夜利亚皱了皱眉,看向对面的树木後方,沉着声音冷声说道。後者则因为被揭穿了而缓缓的走出树木後方,她是女孩子,有一头咖啡色的卷发,以及一张称不上绝美但也有中上程度的可爱脸蛋,而她的手上拿着一把金色的钥匙。

『是星灵魔导士啊。』夜利亚想着。而女孩看着夜利亚,勾起一抹足以吸引男生的甜美笑容说道,「啊啦,被发现了。」可惜这笑容对夜利亚并无效。

「你是谁,有什麽事。」夜利亚维持着冷淡的声音说道,她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命令句。但对方显然不为所动,依然保持着那甜美的笑容说道,「我是安妮,我希望——妳能把妳那把狮子座的钥匙给我。」少女看着夜利亚腰间挂着的那把狮子座的钥匙,眼中充满了迷恋,仅对着钥匙的迷恋。

「我拒绝。」夜利亚眯了眯眼说道,语气十足地斩钉截铁,让对方没有讨价还价的机会。

「那麽……只好杀了妳罗。」说着的同时,少女的笑容慢慢加深,手里握着的钥匙缓缓拿起来,往下一划,「打开吧,天蝎座之门——斯科皮恩!」

一道光芒瞬间从金色钥匙散发出来,夜利亚知道这是黄道十二宫的星灵召唤才会出现的光芒,她眯了眯眼眸,等到光芒散去才睁开眼睛。眼前是她很熟悉,再熟悉不过的星灵,不管是样貌,或是语气。

「We are——。」斯科皮恩说起他的口头禅,准备听从主人命令的瞬间,他看清了站在眼前的敌人的样貌後,他愣住了。

眼前有着樱色长发的少女,尽管经过一段时间,少女长大了,但即使如此她也还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少女——他曾经发誓要奉献一切的主人,那个曾经是她的星灵都非常喜爱的主人。那个……他在她即将死去的那瞬间,体会到自己的无力感,无法拯救的那个主人,那个他曾经说要奉献一切包含生命保护她的主人,他最喜爱的主人。

『……不要……为我悲伤……用笑容……送我走……好吗……?』

曾经的景象浮现眼前,倒卧在血泊中的樱发少女,看着她所有的星灵,说着这麽一段话,她那曾经充满光彩的黑眸,逐渐失去光彩。艰难地止住眼泪,挂上笑容看向少女,少女笑了,一如往常的笑容,此刻却是一个绝美中带着凄美的笑容。『……谢谢……对不起……』少女说完,阖上了她那即使失去光彩却仍保留着一点美丽的黑眸。

「——好久不见了,斯科皮恩。」

——作者後记——

呜哇第一次发好紧张啊啊——。
是说我这同人的进度超慢的……(望天)。